DevilTrader168

美股暴跌「五宗罪」

看空
CBOT_MINI:YM1!   E-迷你道瓊指數($5) 期貨
根據威爾希爾協會(Wilshire Associates)的數據,最近一周美國股市損失了2.8萬億美元,較2月19日的高點損失了4.6萬億美元。華爾街最痛恨的事情就是不確定性,而眼下的現實正是如此。新冠疫情的對經濟和盈利的影響難以量化,而這正是投資者擔心的最壞的情況。2月28日,美股連續第七個交易日下跌,道指當週下跌3583點,以12%的跌幅創下金融危機以來最嚴重的周跌幅。如果從2月12日創下的歷史高點29551算起,道指迄今已經下跌14%。就在當時,牛市看漲者還樂觀地期待著彷彿觸手可及的30000點。

標普500指數和納斯達克指數一周也分別下跌了11.49%和10.54%,均為2008年10月以來最差週記錄。如果換個說法,標普500指數在7天內跌掉了4個多月的漲幅。這次暴跌來的如此猛烈,以至於過去一周中,標準普爾500指數的成份股中只有兩支上漲:正在與美國衛生部合作開發新型冠狀病毒的治療方法的再生元製藥公司(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 REGN )和威訊聯合半導體有限公司(Qorvo,QRVO),後者也主要歸功於半導體股票在周五(2月28日)的反彈。

美國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恐懼的情緒正在加劇,疫情不僅在影響全球貿易和旅遊業,也在蠶食人們對收入和經濟增長的信心。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是全球供應鏈的中樞,很多如蘋果這樣的美國科技公司都取決於中國的供應,而且中國也是其他國家產品和服務的大買家。儘管世衛組織尚未宣布COVID-19肺炎為「大流行病」,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導致全球近85000人感染,2900多人死亡。美國總統特朗普週三(2月26日)的冠狀病毒新聞發布會未能給投資者帶來多少安慰,主要是因為很難預測這種病毒將在這里和其他地方如何演變。

在這種不確定性中,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預測公司收益。在一周前,高盛首席全球股票策略師彼得·奧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就在提醒客戶:「在近期,我們認為更大的風險是,當前的股價可能低估了冠狀病毒對收益的影響,這表明出現回調的風險很高。」 週四(2月27日),高盛策略師大衛•科斯汀(David Kostin) 也做出類似預測,預計2020年企業盈利將不會出現增長。道瓊斯旗下財經媒體《市場觀察》(MarketWatch)認為,本周美股的暴跌的原因除了新冠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還有美國大選、股市高估值等多個原因疊加。

新冠疫情演變趨勢未知

美國對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恐懼的情緒正在加劇,疫情不僅在影響全球貿易和旅遊業,也在蠶食人們對收入和經濟增長的信心。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是全球供應鏈的中樞,很多如蘋果這樣的美國科技公司都取決於中國的供應,而且中國也是其他國家產品和服務的大買家。儘管世衛組織尚未宣布COVID-19肺炎為「大流行病」,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導致全球近85000人感染,2900多人死亡。美國總統特朗普週三(2月26日)的冠狀病毒新聞發布會未能給投資者帶來多少安慰,主要是因為很難預測這種病毒將在這里和其他地方如何演變。在這種不確定性中,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預測公司收益。在一周前,高盛首席全球股票策略師彼得·奧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就在提醒客戶:「在近期,我們認為更大的風險是,當前的股價可能低估了冠狀病毒對收益的影響,這表明出現回調的風險很高。」 週四(2月27日),高盛策略師大衛•科斯汀(David Kostin) 也做出類似預測,預計2020年企業盈利將不會出現增長。

2020年大選

策略師和分析師認為,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的不確定性也開始驅動市場。一些人認為,如果參議員伯尼 · 桑德斯(Bernie Sanders)贏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甚至可能贏得總統大選,股市會受到打擊,因為他被一些人視為反商業的候選人。桑德斯是佛蒙特州的一名獨立候選人,自稱是「民主社會主者」。奧安達資深市場分析師埃德·莫亞(Ed Moya)說:「如果伯尼獲得提名,美國股市面臨的風險相當大。」

股市高估值

本週暴跌前,標普500指數的市值是MarketWatch調查的分析師所做的預期收益的18.9倍。這比一年前的16.2有所上升。而且,除了2018年初的一個短暫時刻,這是該基準指數自2002年5月以來的最高預期市盈率。

債市大漲

在冠狀病毒爆發後,人們對全球經濟增長產生疑慮。隨著投資者尋求避風港。美國政府債券收益率一直在持續下滑,從而推高了債券價格。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本週收於創紀錄的低點1.17%,週四(2月27日)一度跌破1.24% 的紀錄低點。

對經濟衰退的擔憂

投資者擔心,冠狀病毒疫情可能導致全球經濟放緩,並令美國開始全面衰退。 MarketWatch的經濟學作家雷克斯•納廷(Rex Nutting)這樣解釋其潛在衝擊:「流行病對經濟造成的直接影響,很大程度上可以歸結為控制疫情的措施,而不是疾病本身的影響。當我們試圖隔離那些可能傳播這種疾病的人時,我們就叫停了許多經濟活動。」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的一項研究發現,流行病「可能對全球經濟產生短期影響,其深度和持續時間與美國戰後幾次經濟衰退的產生的平均影響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