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l

數字貨幣市場的未來在哪里——淺析最近火爆的defi行情

CRYPTOCAP:TOTAL2   Crypto Total Market Cap Exclude BTC, $ (CALCULATED BY TRADINGVIEW)

今年的行情與以往不同,比特幣和主流幣不溫不火,雖然從底部起來也都翻倍,但和周邊市場相比並無特別之處。但一些基於defi概念炒作的代幣,著實火爆。link漲了十倍,市值躋身前十,類似的標的還有很多。包括很多我都叫不上名字的代幣,也不知道他們的技術背景和邏輯。
我是從2018年涉足數字貨幣交易市場,當時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邀請,為一家區塊鏈媒體撰寫技術分析文章。之前並沒有區塊鏈相關的工作經歷。所以對於基於區塊鏈技術發展起來的數字貨幣市場,我並沒有太多專業可以分享給大家。但做證券分析我倒是有二十幾年的經驗,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雖然其中也轉行到其他領域,但證券分析一直是我的最愛。所以當時朋友也是基於這一點,認為我可能在這個市場,能夠給讀者帶來一些不同的東西。當時數字貨幣市場已經過了狂熱期,加上中國政府的監管,很多人開始從最初的盲目,轉為理性。所以我的文章一直能夠得到大家的認同,可能也是因為我相對理性,不太會跟著熱點跑。
2018年到2019年,我對市場的剖析,應該說還是比較客觀的,而且市場最終走勢,也基本上印證了當初的分析。
但從2020年開始,全球金融市場出現了巨變。特別是疫情導致美聯儲改變了強美元策略,美元放水導致全球性資金氾濫,這些並沒有方向的資金衝擊了各主要金融市場,數字貨幣市場也未能倖免。所以在3月暴跌後,數字貨幣市場也跟隨黃金等大宗商品飆升。但這個“牛市”並不是基於市場本身變化,所以他的真實性有待商榷。
我們先不討論美元未來是否會持續弱勢,也不討論投資者對於數字貨幣需求是否已經到了常態化。
今天我想說需要數字貨幣市場最近火熱的defi概念。
defi,我在網上看了一下,大概意思是:分散式金融或DeFi是“利用分散式網路將舊有金融產品轉換為無須仲介機構即可運行的不信任和透明協議的運動”。換句話說,它使普通的銀行客戶處於與銀行家相同的水準。
我理解就是一種抵押貸款。那麼這個概念是什麼新鮮事物嗎?其實不是,在2018年,我還在媒體服務的時候,當時已經有人開始做這個工作了。只是他們並沒有把這個事情產品話而已。但defi並不是創新,如果算,也只能算是把傳統的金融產品數位化,或者是說移植到去中心化平臺而已。
2017年之前,數字貨幣市場的發展一直不溫不火,但2017年ico被中國資本大鱷相中,大批從股市敗退出來的遊資,因為無處藏身,開始大批金融數字貨幣市場,造成了2017年的大牛市。而後2018年4月達到頂峰,大批山寨幣甚至連白皮書都沒有,就可以四處圈錢。
這也引發了中國政府的重視,從而開始出臺一系列政策限制數字貨幣市場的融資和交易。讓本來就建立在泡沫基礎上的市場遭受重創。數字貨幣市場總市值也從峰值8000多億美元,跌倒2000億美元之下。而後雖然也出現了不少所謂的創新,不管是挖礦還是sto等,都沒有能像之前ico一樣風光無限。而我們看到這些技術,其實都是對傳統金融市場的改革,就是把傳統金融市場業務搬到去中心化市場。
這不是區塊鏈技術飛躍的發展。而我在過去多次撰文,探討過區塊鏈的發展未來和數字貨幣市場的未來。如果和互聯網技術相比,數字貨幣市場還處於幼稚期。而我們如果看這兩個產業,其實有著本質的不同。他們雖然都是基於技術應用發展起來的產業,也都是用新技術替代傳統產業,從而高速發展。但區塊鏈的技術,70%可能都是服務於金融領域,應該說他更像是一個金融創新和改革。而互聯網是改變每個人的生活,特別是發展到物聯網這個概念後,他不僅是創投產業的競爭對手,也是傳統產業轉型的發動機。我們看到亞馬遜、穀歌、阿裏和騰訊這樣基於互聯網發展起來的巨頭,不斷地把資金投入傳統領域,幫助傳統產業轉型,刺激新技術的發展和廣泛應用。他們和當前的產業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成為了新經濟的龍頭。
而數字貨幣市場發展十年來,一直還在為合法身份而努力。他們和互聯網最大的區別,也在於此。互聯網並沒有從政府的乳酪,他們只是“革”了傳統產業的命,所以他們的存在是合法化的。而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是要“革”政府的命,是要替代政府,行使貨幣發行權,市場定價權,是要“革”傳統金融機構的命。而傳統金融機構和政府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又怎麼可能讓這個事情輕易成功呢?
如果數字貨幣市場的發展,是建立在替代傳統金融產業的基礎上。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遊戲。因為傳統金融市場首先是服務於政府,而且也是政府核心利益所在。如果用去中心化的邏輯,將政府排除在外。試問政府能夠同意嗎?這可能和當初中國國民革命如出一轍。孫中山先生創建的國民政府,本來是要把清朝推翻,建立一個民主國家。但是在各種錯綜複雜的利益面前,這次革命並不成功,反而是那些清朝的知府道臺,搖身一變,剪了鞭子,穿上洋裝,就成了革命者,而袁世凱更是直接成為了大總統。
所以我想說,如果這個革命最終被傳統金融機構利用,成為既得利益者。那還是中本聰顯示期待的那個去中心化市場嗎?
其實類似的問題,我之前也提出過,比如比特大陸和澳本聰之爭,他們其實都不是去中心化產物,而是中心化模式在去中心化市場的一種變形,但去中心化市場其實非常脆弱。因為他本身並不符合自然界弱肉強食的邏輯。所以這種建立在烏托邦基礎上的概念,發展的過程也不可能一帆風順。
之所以討論這些,是想說,defi如果是建立在現有市場基礎上的一個概率炒作,如果這個市場還有那麼多不確定性,這個炒作也就是鏡花水月而已。一旦市場有個風吹草動,defi不過就是另一個ico、sto罷了。所以基於這個邏輯,我認為當前的炒作,還是有一定的風險性,大家可以參與,但一定要注意風險。如果你在300美元買入比特幣做長線投資,問題不大;如果你在漲了1000倍之後買入xrp,那就有問題了。雖然我不知道這個概念何時消退,但我知道人性的貪婪是不會消失的,所以永遠有割不完的韭菜。
有人觉得我只是提示风险,很少提示机会。其实这个市场,盲目看多,缺乏风险意识是多数人的特性。如果我提示看多,不过是锦上添花;但提示风险,确是雪中送炭。
需要每日分析,请搜索微信号peter-tqbj,获取免费试用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