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Reuters

專欄節選:股債匯市的新轉折訊號 --今周刊「老謝開講」

二○二二年即將走入歷史,這是疫情蔓延的第三年,也是俄烏戰爭開啟的新通膨降臨的年代,反映在金融市場的三大指標——股、債、匯市都出現巨大變化,這是兇險萬狀的一個肅殺年代,再過一個月,我們即將進入二三年,這又是什麼樣的新時代?

這得先從債市的變化談起。面對通膨升溫,美國聯準會擺出超鷹姿態,最具代表性的是聖路易聯準銀行總裁布拉德(James Bullard),他不斷放出超鷹的訊息,他認為美債殖利率曲線倒掛,是一九八二年以來最高,直接暗示聯準會必須升息到七%才能遏阻通膨,布拉德的二○二三年預測區間利率是五至七%。另一位鷹派健將是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他認為美國經濟發展強勁,聯準會必須將利率拉高到六%以上,通膨才會受到抑制,這是兩位主張升息的鷹派健將。而一開始擺出鴿派、後來轉鷹的聯準會主席鮑爾也說,希望暫停升息仍言之過早,我們還有一段很漫長的路要走,我們需要繼續升息,直到利率達到限制性的水平。鮑爾心目中的理想水平是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降到二%。

在聯準會超鷹派推波助瀾下,今年美國出現史上罕見的暴力式升息走勢。三月十六日升一碼,五月四日再升二碼,其後六月十五日、七月二十七日、九月二十一日到十一月二日,連續四次升三碼。今年以來,聯準會升息六次,總共升十五碼,基準利率由○至○.二五%,拉升到三.七五至四%,如果十二月一如預期升二碼,那麼今年將升息十七碼,核心利率將推升到四.二五至四.五%之間,這是繼一九八○年聯準會前主席伏爾克(Paul Volcker)以來,美國聯準會史上最暴力升息的一次。

在暴力升息衝擊下,美國公債殖利率也跟著飆高。二○年四月疫情重創全球經濟,美國極力主導降息,十年債殖利率一度降到○.六五%,這是債市大多頭的時代,利率低,資金水喉大開,全球股、債、匯市欣欣向榮。今年通膨壓力四起,聯準會努力升息,美國十年債殖利率一度飆升到四.二七九%;英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則在英國前首相特拉斯(Liz Truss)減稅風暴下,一度急駛到四.四七六%。

過去已習慣低利率的壽險機構,面對這次利率急行軍,都出現翻車景象。國內各大金融機構最近提列曝險的備抵損失都出現天文數字,共計一.二四兆元台幣,其中金控公司國內曝險三十九.七兆元,提列三三八二億元損失;國外曝險二十五.四兆元,提列九○五六億元損失,單是投資美債就虧損逾千億元,逼得南山、國泰必須辦理增資,解決資金流動性的問題,這是債市幾十年來的大變局。

隨著債市殖利率衝高,今年全世界有志一同大賣美債,中國持有美債高峰在一三年,最高達一.三二兆美元,疫情爆發前的一九年,中國減持美債五三七億美元,二○年小幅增加二十四億美元,二一年也小增三十六億美元。但今年美中角力加劇,中國今年前九個月至少減持美債一三八二億美元,日本也減了七九八億美元,如果把美國購債減持的二千億美元算進去,美債的流動性變差,已讓美國財政部面臨巨大考驗。

美國公債部位三十.五七兆美元,經過中國、日本這二個購債大戶大手筆減持,加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美國金融全面制裁俄羅斯,俄羅斯也把原本手握一七五七億美元的美債,一口氣降到剩下二十億美元,而英國今年六月減持一九一億美元,加拿大六月也減一七○億美元,目前外國持有美債約七.二九六兆美元,比率是二四.三%,這已是金融海嘯以來的新低值。

全世界主要持有美債的國家,在過去一年大量減持美債,整體外國人持有美債比率,從疫情前超過三○%,到了九月已降至二四.三%,這已跌破○八年次貸危機的二五%最低數字。美國公債流動性指數從去年低點○.六上升至三以上,數字愈大代表流動性愈低。美國財長葉倫最近在公開場合的談話,都在關注債市的流動性。

在這一壓力下,聯準會升息放緩恐怕勢在必行,儘管布拉德、薩默斯仍然主張鷹派升息,但是市場上似乎在反應:一是暴力升息已過去,二是即便十二月再升息二碼,聯準會明年的升息區間可能是在四.五至五%之間,五%上下應該已是上限。

最近股、匯市都出現這個現象,一是美國道瓊指數出現強彈,道瓊指數在十月最低跌到二八六六○.九四點,這次拉升到三四三八六.五一點,除了順利攻上年線,月KD指標也在低檔交叉向上,這是一個多頭訊號。全球股市也在美股領軍之下,出現顯著反彈,其中,印度、印尼、新加坡股市,是今年全球三個上漲的亞洲市場,背後也代表供應鏈移轉正在使力。

另一個是美元強勢的反轉,美元指數九月底最高衝到一一四.七七八,如今快速反轉下跌到一○五.三四,美元走跌,也給金融市場帶來天降甘霖的效果;日圓兌美元已從一五一.九四四升到一三七.七一,韓元兌美元最低跌到一四四六.三七,如今彈升到一三○五.七一,新台幣最低跌到三十二.三一七,如今也彈升到三十.八五兌一美元,英鎊兌美元最慘跌至一.○三五,歐元○.九五八,這些最低的數字已不復見,美元走跌也給全世界喘一口氣的機會。

股、債、匯市都出現新變化,二二年引發通膨的油價,在中國爆發白紙運動後,西德州原油每桶最低跌到七十三.六美元,北海布蘭特油價也跌到八○.六一美元,這個低點距離俄烏開戰時的高點逾一三○美元,至少已跌了逾四成。從油價、天氣然,到軟商品糧食價格,甚至貴金屬,至少都出現三成以上跌幅,這也意味著俄烏戰爭尚未見到盡頭,但通膨預期正快速降溫,美國債市牽動的股、匯市開始出現新的生態。(完)

註: 1.專欄作者老謝--謝金河,為《今周刊》發行人兼財訊文化事業執行長。

2.以上評論不代表路透立場。

免費加入以獲取完整的新聞
News unlock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