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l

數字貨幣和wsb事件引發的“新圈地運動”

BITSTAMP:BTCUSD   比特幣 / 美元
圈地運動(Enclosure)。由中世紀到18世紀,整個歐洲的農業體系十分相似。土地所有權集中於國王(King)或取得羅馬教廷承認的皇帝(Emperor/Caesar),以及教會,另有少量屬自由民私有。按照當時的封建制度體系,皇室土地的實際保有權及其上財產,以納稅和提供兵役為條件分封於領主,而後又按各級契約依次分配於總佃戶,佃戶。封建制度下的農業體系通常使用敞田制,敞田制約定了領主和佃戶的人身依附關係,由皇室立法限定雙方均不得違約。同時在每個莊園的土地上,都會安排一片“公有地”(common pasture),按各級契約,公有地不安排耕種,平民有權在其上從事有限制的放牧、采柴、摘野果等活動。
在十五和十六世紀時,最初目是牧羊,以當時獲利更高的羊毛業取代傳統的小麥種植,開始了圈地運動。圈地運動從“公有地”(commons)展開,並擴展至修約收回佃戶的份地。圈地的方式包括領主買斷農民的使用權的較為和平的方式,和皇室通過修改法律強制終止佃戶的使用權,其中強制的手段常常會造成衝突甚至叛亂。圈地致使大量失業人口湧入都市,佃戶不得不另尋生計。但當這些平民在付出巨大代價,通過航海和早期工業找到出路後,以促成英國農業革命、工業革命與城市化的獲利者身份,這些暴發戶反過來超越皇室的封建制度體系成為英國社會的主導經濟力量。
因為有了圈地運動,資產階級開始走上歷史舞臺,造成了封建社會的瓦解。
在2008年,數字貨幣誕生了第一個實物——比特幣區塊。這是對傳統金融制度的一個挑戰。而經過10年的發展,在2017年達到高潮,大批的數字交易所誕生,他們不受監管,以極低的門檻吸引無數的募資者和投資人,但數字貨幣市場的誕生也觸動了政府的利益。從而遭到第一次打擊(中國政府限制國內數字貨幣交易所)。其實我們可以想像,如果企業通過ico方式上市交易,那麼傳統交易所就會失去大筆的收入,而政府稅收也同樣受到影響。
同時,當數字貨幣賦予了支付功能,對於央行來說亦是極大的挑戰。所以從那個方面來說,數字貨幣都是一個眼中釘肉中刺。但數字貨幣作為一個新興事物,有著頑強的生命力,所以他並沒有消亡,而是在縫隙中繼續成長。
到了2020年,更多的傳統行業從業者開始意識到數字貨幣的機會,而更多對於傳統行業不滿足的個人,投身於變革的大潮中。羅賓漢Robinhood對於美國華爾街而言,是個異類,他利用了互聯網的優勢,吸引大批散戶進入交易市場,這在已經被機構壟斷數十年的華爾街,肯定是個害群之馬。而這一次wsb事件,也是傳統機構和新興勢力的一次較量。看上去新勢力以弱勝強,獲得了不可思議的勝利。
但這個勝利,可能並不是好事情。在新興勢力還不夠成熟的情況下,過早的挑戰傳統勢力,可能得到相反的結果。
一個可能是引起傳統勢力的打擊,最終走向滅亡;另一個可能是被傳統勢力竊取勝利果實。
這個在歷史上有很多案例,比如1911年中國資產階級的民主革命,雖然推翻了封建帝王,但資產階級力量太薄弱,最終被軍閥竊取了勝利成果。
所以對於這一次的散戶勝利,應該更理智的分析,也要考慮到不論是華爾街的散戶反擊,還是數字貨幣的去中心化革命,都是與傳統勢力有著不可彌合的矛盾,是無法通過改革達成共識的。
但在新勢力和舊勢力較量的過程中,並非新勢力一定會替代舊勢力。特別是當這個新勢力的目的是取代舊勢力。誰會申著脖子等你來砍?
所以我想,不管是對於wsb的參與,還是數字貨幣的參與,多數人都是抱著投機的心態,那麼就更應該小心,因為投機的風險最大,當你想要賺點快錢的時候,要看看這裏是否安全,不要錢沒賺到,反而搭上“性命”。
而對於信仰者,雖然不存在投機成本問題,但也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我不認為在短短20年不到的時間裏,新勢力就能夠輕鬆的擊敗傳統勢力。這也是我為什麼在分析比特幣走勢的時候,一直給大家潑涼水的原因。
就我個人而言,其實我對去中心化是很有興趣的,否則也不會堅持做數字貨幣分析。但我認為中本聰創建比特幣的初衷一定不是為了讓大家增加一個投機商品。也沒想到比特幣現在被機構利用。但並不是每件事都能夠從始至終的保持原貌。在發展中出現量變,甚至是質變,都不奇怪。
我剛剛接觸比特幣的時候,認為他是數字黃金,是貨幣的未來。但隨著深入瞭解,特別是比特大陸和澳本聰為了各自利益,大打出手,造成幣市大震盪的時候。我意識到,這個市場並不是一個真正去中心化的市場,因為參與的主體並非個人,社區背後其實都是各個利益主體的較量。如果參與主體不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不是去中心化,那這個去中心化又如何實現呢?
所以我慢慢的冷靜下來,不在去執著於數字貨幣的本源,而是更多的分析市場交易。因為我的很多讀者,是投機的目的,但有些人並沒有分析能力,操作盲目,反而賠了很多錢。我想,自己畢竟有些經驗,如果能夠幫到那些需要的人,也算是不錯的善因。
至於我對市場一直比較謹慎,就是因為我始終認為,傳統勢力不可能束手就擒,政府沒有理由輕易放棄貨幣發行定價的權利,傳統勢力沒有理由放棄唾手可得的利益,讓新勢力輕鬆上位。(除非發生重大的全球性的極端事件,這一次疫情有些類似,但級別差的還是比較多)
所以我認為,數字貨幣的成功並不是一日之功,現在雖然度過了最終的艱難歲月,得到了更多的共識,但沒有解決的問題依然很多。有些是致命的,就像政府監管,如果接受監管,和傳統市場有什麼區別?如果不接受,如何才能規避?畢竟參與主體都是在社會制度內生存(就像xrp被起訴,bitmex被起訴)。
數字貨幣並不是單純的金融產品,他也是去中心化社會的基石。舊勢力不會不知道他的危害性,之前不管,是因為你太小了,不足以構成威脅,現在你強大了,就會引起關注。

有人觉得我只是提示风险,很少提示机会。其实这个市场,盲目看多,缺乏风险意识是多数人的特性。如果我提示看多,不过是锦上添花;但提示风险,确是雪中送炭。
需要每日分析,请搜索微信号peter-tqbj,获取免费试用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