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l

在享受機構帶來盛宴的同時,你擔心他背後的Duke of Deception(欺詐公爵)嗎——2021年比特幣走勢預測

BITSTAMP:BTCUSD   比特幣 / 美元
2020年即將離開我們。這是充滿挑戰的一年,從年初疫情爆發,已經一年了,7900多萬人受到感染,170萬人去世。各國經濟陷入危機,世界領袖美國,為了應對疫情,超發美元,導致全球流動性充裕,大宗商品通脹。但對於數字貨幣市場來說,反而是風景獨好。一方面人們擔心金融危機帶來的貨幣貶值,大量購買比特幣等,對沖本幣貶值;另一方面機構投資者開始介入市場,參與交易,從而是供需關係發生變化。應該說2020年是數字貨幣市場最最風光的一年。
雖然2017年比特幣也帶來了狂歡,但那時更多的參與者是個人,而這一次,是機構在主導行情。所以看上去可能更有章法。
2019年底,我對市場進行了預測,整體看還是相對合理的,雖然當時並不清楚疫情的演繹,但判斷市場會有一次c浪調整,而比特幣也的確在年初跌倒了4000美元以下。但後面發生的事情,應該是超出了我的認知。
雖然美聯儲放水,帶來的美元氾濫是一個眼見的事實,但我基於理性的分析,認為美國的機構投資者應該同樣是理性的。但這一次我錯了。
在我的認知裏,機構應該會是在數字貨幣市場的監管健全後才會進入市場,但我忽視了機構投資者的饑渴程度,已經他們的本質。其實他們和莊家相比,只是披上更華麗的外衣而已。
所以當下半年比特幣持續上漲的時候,我依然保持了足夠的謹慎,這一點可能也是我這樣的人,始終不能賺到暴利的原因吧。(因為我的過於謹慎,讓很多信任我的投資者也失去了一次牛市賺錢的機會,對此我也感到深深的歉意)。在這個市場,太理性了真的不行。但理性也不是一無是處,如果沒有理性,2017年19000美元站崗也就不可避免了。也許有人會說,沒關係,這不是漲回來了嗎!但你要是買了xrp呢?或者是其他的山寨幣呢?
所以事物的兩面性告訴我們,當一切看上去非常美麗的時候,請保持一刻清醒。
前幾天去看了神奇女俠1984,一個披著科幻外衣的老套說教影片。不過這裏面講的,剛好就是我們一直探討的貪婪和恐懼。當我們得到夢寐以求的東西時,失去的會是什麼?
很多人買比特幣,是因為信仰,覺得比特幣會是黃金的替代者,可以抵禦通脹。但機構的字典裏,從來沒有信仰兩個字。要知道他們不是資產的擁有者,他們只是幫助客戶獲取利益最大化。所以他們關心的不是比特幣能不能成為數字黃金,xrp是不是金融龐氏。他們只在乎能賺多少錢。
2017年,cftc批准了比特幣合約交易,投資者期待機構的參與,可以給數字貨幣市場帶來更多的資金供給。但事與願違,cme上市即高點,之後長達3年的慢慢熊塗,讓無數人傾家蕩。所以機構帶來資金的同時,也帶來了血腥的殺戮。這就像神奇女俠裏的Duke of Deception,隱藏在機構背離後的,是貪婪和謊言。如果你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最終可能買單者。
所以在bakkt開始提供期貨交易,灰度、富達開始購買比特幣,納斯達克準備推出數字貨幣指數的同時,我們也要清醒的意識到,資金的嗜血性,對於機構投資者來說,市場漲跌,他們都可以獲利。所以他們並不需要比特幣一直漲,而且對於沒有政府背書的數字貨幣,面臨的挑戰還很多,合規性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xrp又接到了sec的立案。面臨諸多問題,2021年註定不會一帆風順。
從技術走勢看,突破24000美元後,下一個阻力位在31800美元左右。但這並不是說一定會漲到那裏。我覺得市場已經漲太久了,多頭獲利豐厚,調整的壓力越來越大。所以在沒有充分調整前,市場的購買力在下降。如果調整,有兩個目標位,一是14600美元左右,而是ma144周均線,目前在8000美元左右。
對於2021年,我覺得不要期望值太高,疫情如果緩解,美國一定不會任由美元貶值。那麼因為超發氾濫的美元勢必要回籠。那樣的話,受到衝擊的可能就是比特幣。當然,疫情不定期向依然非常大,所以我們無法判斷因此帶來的影響。所以交易的規則還是很重要的。堅持右側交易標準,任何時候都不要讓情緒控制了你的交易。

有人觉得我只是提示风险,很少提示机会。其实这个市场,盲目看多,缺乏风险意识是多数人的特性。如果我提示看多,不过是锦上添花;但提示风险,确是雪中送炭。
需要每日分析,请搜索微信号peter-tqbj,获取免费试用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