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Owl

【談話錄.3月7日】問答集 #2

教育
COINBASE:BTCUSD   比特幣 / 美元
#談話錄的編輯方式:
#如果當初成員為發問,那麼均採用『問』,與之相對,回答問題的成員為『答』,不過不會特別註明。
#談話皆為匿名,談話錄僅做為宣揚比特幣理想與概念。
#談話錄是忠實記錄談話過程,並沒有政治立場。

  七日夜晚,針對科普部分議題進行談話。起初有人感嘆科普效果不盡理想,認為如果對方不想聽,只想豪賭一把,追求飛黃騰達的話,對其科普,顯然沒有用處。有人說:「群文件有幾個人看的?如果不理解比特幣或其它加密貨幣是什麼原理,純粹只想知道這個東西能掙多少錢的,往往都是賭徒,因為他將不知道自己買了什麼東西,只是一昧把錢投入,卻不知道自己買的是什麼,那不是風險,是什麼?」

  有人說:「如果有願意學的人,你看提問題的程度,就知道是否有理解過,但是大多數都是文章一發就沒影兒了,下次說話,還是那個老樣子。」應答的人回復:「我覺得蠻多人其實具備了投資所需要的財務條件,只是比較少去理解,建立一套自己的認知體系,比如說二十一頁的白皮書漫畫和十九頁的基本概念手冊,其實半小時就讀完。」此時,一個論點浮現在眾人之間廣泛討論,即『通過罵人的教育效果,是否更好』呢?比如某A所做的那樣?有人認為,越吵就越能知道真面目,俗話說『理愈辯愈明』。也有人認為,罵人也有壞處,常常會有槓精出來專門找人吵架,有點無語。

  • 最後,回答者來了,他說:『不要吵,就不停的科普。』

  科普一次不行,十次,十次不行,百次。你的每次科普都是自由的力量,怕什麼,我們是『鷹派科普』,都忘記了?

  • 問:鷹派科普...(´・_・`) 唉?

  要把人們引入比特幣的世界,這是個一旦進入,就無法返回的世界,它讓您質疑一切以便自己觀察。一旦完全進入比特幣世界,會突然覺得想更好地了解事物,這不僅包括對經濟體系更加理解,還包括對貨幣運作方式更加的理解。在瞭解比特幣的過程中,會培養出真正的批判性思維,將學習主要的經濟理論,會發現奧地利經濟學派的思想、自由主義潮流、馬克思主義以及凱恩斯主義,過去沒有足夠的動力去解決所有這些複雜的概念,但是現在將渴望獲得知識。當然,你不能把批判性思維和吵架劃等號。

  • 問:我看過《批判性思維》那本書...知道的,它是最為暢銷的教材之一,舉出很多例子說明「批判性思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有效論證、合理演繹、歸納推理,以及列舉了各種以修辭手法來掩蓋虛假論證的最佳事例,做出全面性論述,不過你是怎麼認為,一個人系統化理解比特幣,會有什麼好處?

  比如說,如果人們對比特幣系統化的去瞭解,將使他發現過往黃金標準的時期,該系統會是基於有形的東西之上,他也會發現 1944 年《布雷頓森林協定》是如何透過圍繞美元而組織世界體系,同時又保持住名義上的與黃金掛鉤的。1971 年,時任美國總統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單方面決定終止美元向黃金的兌換,這個決定實際上終結了布雷頓森林體系,1976 年,《牙買加協議》將所有規定納入其中,牙買加協議確認『浮動匯率制』合法化,並結束固定但是可調控的匯率平價制度,從那時起,金錢不再基於任何有形的東西。

  各國能夠自由地增加其流通中的貨幣供應量。實際上,他們並沒有放棄這一點,這解釋了為什麼法幣幾十年來一直在不斷貶值,在理解一切後,人們才會自發性地針對當前貨幣體系和金融系統的運作方式去理解,並會發現這是令人痛苦的根源,因為他們會意識到他們所謂的穩定系統,並不能像他們意識中的系統那樣,保護他們的財產和自由。過去四十年中,美元的價值演變清楚地表明,它無法保證未來還會是1 美元 = 1 美元;相反,比特幣提供了一個保證,基於數學準則的BTC,在未來將永遠是 1 BTC = 1 BTC。

  • 問:可是BTC的漲跌幅,已經超越了你所謂的 1 BTC = 1 BTC?

  NO,在數學的世界裡,1 BTC = 1 BTC,未來我們將看到法幣圍著比特幣在跳舞。

  • 問:你可以使用法幣在相對貶值的角度來說明這個現象,但是只能說明一部分的漲幅原因,更大一部分的原因,確實存在炒作痕跡,當然,這也是自由主義市場的運作結果,你會怎麼認為?

  我們可以說這是一個過程,在貨幣基石重新確定的過程裏,必然經過的一個階段。誠如我上述的四個貨幣歷史階段一樣,每個階段,都會產生類似的效應,但人們會很快的適應這個效應所帶來的現實感,這種貨幣迭代效應,會不斷的發生在人類歷史的進程。比特幣是不是最後一站,我不清楚,但是它將是下一站。

  • 問:我還有一個問題,觀察過往的自由經濟主義歷史,也是會出現蕭條期的,假設不用凱恩斯那套經濟理論,要怎麼加快它結束,度過這段低潮期?

  為什麼要加快或是結束?週期性和波動性,是這個宇宙的規則。如同人生來就有心跳一樣,宇宙萬物需要同步,頻率和波動必然存在。

  • 問:假設這個低潮期的時間實在太久呢?比如說,這一輪週期的景氣蕭條,可能會持續比以往更長時間。

  不然這麼理解『低潮期』吧,一個適合週期內的經濟低潮,有利於最快的釋放經濟上行中的風險因素,而更快地進入下一個上行通道,而國家政策從數據上雖然可以短期壓制低潮期,但是會積累風險,積累的風險會為下一輪更長的低潮期做準備。一個是為下一個上行週期做準備,一個是為下一個下行週期做準備,如何選擇呢?

  • 問:就慣例的做法,國家和國家政策,都會不停的印鈔票。

  印鈔只會加大風險,並不能釋放風險。另外,為什麼政府可以有印鈔的權利?

  • 問:無非飲鴆止渴,這是各國政府普遍的想法與做法。

  在理解比特幣的過程中,應當先是質疑,然後再找出答案,而不是快速的回答政府可以解決經濟問題。相反的,政府只會製造經濟問題,比特幣最大的優勢,在於剝奪政府與貨幣的關係。

  • 問:這些都了解,但總不能阻止政府這麼做吧?

  錯了,不是阻止政府,而是政府會自我阻止,當印鈔已經不能解決問題的時候,政府會自我阻止。不過,某些非正常國家不在討論範圍內,因為他們可以用『計劃經濟』來處理。我的意思是他們可以計劃未來的需求,以便壓縮經濟下行的空間。

  • 問:據我所知,印鈔機從來沒有停止過,各國政府是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

  可以這麼區分:『意識到』和『會改正』是二個課題。

  • 問:以我個人的理解,一個人通常都是老方法用到不管用了,才會『意識到』必須做出改變,這個形況如果換成政府組織,會以無數的民間運動聲浪、學者研討會與議會的爭論過程呈現,最後政府才會『意識到』重大問題,如果迫於壓力,政府則會嘗試『改正』,而這將是漫長的挑戰。現在,比特幣除了作為央行在未來的另一項去中心化的替代方案,是否在其它領域,還有更多更好的潛力?

  有的,你有沒有考慮過應用比特幣網路,來解決電子身份(ID)的問題?

  • 問:沒有,是指目前數位身分(digital identity)屬於中心化的問題?

  我們來思考。為什麼我們處於數據世界的身份(ID)必需是中心化的?是哪一個單位在為這些 ID 負責?我認為開源且去中心化的身份系統,將是比特幣的下一個挑戰。

  • 問:您是問哪一個單位在為這些 ID 負責?我想,還是政府在負責。政府擁有這些 ID 方便管理普通人民,而普通人民取得 ID 才能享受(身份證ID/國籍)帶來的福利。

  正是政府。此外,政府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擁有這麼多的權力,不是嘛。而且,你好像誤解了一件事情,普通人民會接受到『福利』的根本原因,不是因為那張 ID 或政府,而是透過你本身所在的社會屬性,原本就相對富裕來決定的。

  • 問: 確實,這項權力,並不是起初擁有,而是逐漸擁有,但人民默認政府擁有這些權利,現在人民也無法剝奪政府擁有這些權利。

  『無法』二個字,可以打個問號。你今天所看到的世界上的一切業務,幾乎沒有使用上真正意義上的數字身份。人們習慣了帳戶,但這個並不是真正的身份,這是進入某人某處服務器的帳號密碼。你的帳戶不是你的帳戶,你的電子郵件也不是您的帳戶,如果這些公司消失了,那麼它們就消失了。問題是你無法獲得與這些帳戶相關的任何事物的連續性的法律、個人和業務保證。我們並沒有完全進入數字世界的準備,但比特幣系統正在打開這扇門。這是一種思維模式的根本上的轉變,這個改變的本質,像是當年使用電報,來代替書信一般。最後,我的回答是:「讓政府擁有權利已經是一種習慣,而習慣是可以改變的,需要的只是時間。」

  • 問: 這已經打破所有對於現有生活的框架了吧?

  是的,目前現有的一切基本生活思維的範式,並不適合直接轉化到比特幣的世界,我們正在這裡構建未來數位世界的模型,和微軟合作的 ION 將是一次賭注,對未來數字世界構建的一次賭注。我們相信在數字世界,比特幣的腳步將永遠高於政府。一切試圖將物質世界的定律原本還原到數位世界的作法,都將證明是愚蠢的行為,但是權力將繼續這一愚蠢,因為權力別無選擇。(小編:他說的比特幣『和微軟合作的ION』是指早在 2019 年年中,微軟委託開發團隊在比特幣網路協議上構建『基於比特幣的去中心化身份系統』,這個被稱為是『ION』的第二層網路猶如『閃電網絡』一樣將具有自己的節點結構,並且會完全開源)

  • 問:好的,最後再問一道問題,微軟公司在2018年以75億美元的股票收購Github,微軟的意識,是否有可能會影響到比特幣網路的開發?

  這個誤區永遠存在,現在我一次性總結:一切可以為中心化影響的比特幣,都將不再是比特幣。(小編:他們指的GitHub是一個開源代碼平台,其它用Git的平台還有GitLab,是它的老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