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l

注意比特幣的上飄旗型走勢——下半年行情展望

BITMEX:XBTUSD   Bitcoin / US Dollar Perpetual Inverse Swap Contract
在圖表型態中,上升途中如果形成了上飄旗型,按慣例是一個下跌的走勢。
說一下過去2周的走勢,從macd日線頂背離形成算起,2周過去了,比特幣並沒有出現見頂後的恐慌,很多人也許會有些失望了。不過這也不難理解。市場沒什麼基本面支撐,一個靠著資金驅動的市場,最終怎麼走,可能並不是所見即所知那麼簡單。

今年市場熱點不多,但還是有很多變化。
首先是3月大跌之後,市場並沒有像2018年那樣,經過3-4個月的蟄伏,才啟動上升行情,而是迅速開啟了反彈之旅。這一點應該是受到周邊市場的影響,關於數字貨幣市場機構化的趨勢,我也在之前分析過了。機構為主的行情,自然就會出現聯動,畢竟這些資金都是跨市場套利。而這一次資金更多的應該是來自歐美市場,因為大量的商業活動停滯,資金沒有去處,所以不僅是對股市造成影響,連帶數字貨幣市場也一併受益。這從另一個側面也說明市場還是處於中心化的狀態。也許當初中本聰並沒有想到他的發明變成今天的樣子。
其次,在今年的行情中,我們看到和2019年上半年類似的單邊市,但不同的是2019年是合約主導行情,幾次大漲都是多頭爆空頭所致。而今年的走勢,在3月暴跌後,bitmex多頭爆倉了近5億美元,至今都沒有恢復元氣。所以行情基本上是現貨主導,雖然期間也有爆倉出現,但規模都不大。
第三,這一次的走勢,更多的是依賴大家對比特幣的減半行情的憧憬,但其實最終減半之後並沒有出現某些人宣稱的井噴走勢(當然,他們會有各種理由證明行情依然是按照他們設計的趨勢運行的,就像澳本聰至今還在用各種我們也無法證偽的理由來闡述自己就是中本聰)。

如果我們對比2018年到2020年這三年的1-6月行情,其實還是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1、2018年是針對2017年暴漲的一個下跌修復,但因為市場餘溫尚在,所以期間多次出現暴力反彈,而且在上半年還出現了ico的大爆炸,以至於山寨幣的行情並不乏味。但下半年開始,世界各國的政策開始收緊,加之很多專案出現跑路,歸零成為主旋律。
2、2019年上半年走勢,則是對2018年底暴跌的一次反彈行為。因為大跌起因是bch分叉,而這其實是背後一直以來用中心化方式在市場呼風喚雨的比特大陸,和澳本聰為首的社區的權力之爭。但他們對市場的影響其實相當負面。交易所站隊,大佬站隊,最終bch可以說是元氣大傷,而bsv雖然站穩了腳跟,但他也不能幹掉bch。所以下半年主流幣慘澹下跌,很多在下半年沽穿了2018年的低點。
3、2020年上半年的反彈,也是針對2019年下半年的調整。但很不幸的趕上了covid19,以至於全球金融市場遭受巨大衝擊,數值貨幣市場未能倖免於難。而這也不知道是不是該值得慶倖,因為我們一直希望自己被主流市場接納,所以以前因為過度投機,無法獲得SEC批准ETF,現在聯動性有了,是不是說明數值貨幣市場也可以進入主流金融市場序列了?但我們一直標榜自己是去中心化產物,而且最初的拓荒者,也是堅定地去中心化的信徒。但如果數值貨幣市場從交易主體,到交易的參與者都是中心化的,我們該如何界定自己的地位呢?2020年的上半年走勢其實完成了過去1年的任務,深V讓多空都損失慘重。

簡單回顧了上半年走勢,我們看看下半年會如何演繹
過去2年行情,都是虎頭蛇尾。雖然2013年就有了交易所的數據,但我認為2017年之前,數字貨幣還屬於自娛自樂階段,標的太少,參與主體太少。類似於中國A股早期的上海櫃檯交易(老八股時代),他們並沒有太多的代表性,可以算是史前階段。2017年才應該是數字貨幣市場元年。因為這一年開始,CME、COBE推出了比特幣合約,使得機構投資者可以參與到數字貨幣市場的交易中來,而ico的崛起,讓數字貨幣擺脫了“老八股”的囧境,交易所雨後春筍般的誕生,數值貨幣市場總市值最高衝擊了8000億美元,雖然不足一個“蘋果”,但至少讓全世界為之側目。
所以對於當前市場走勢,2017年之後才具有參考意義,這也就是我當初認定“減半牛市”是個偽命題的邏輯。
現在看市場經過了半年的大漲,出現滯漲走勢,雖然還無法確定這裏就是頂部,但從幾個角度看一下,對於下半年的走勢,也許各位自己就有自己的答案了。
1、全球市場聯動。因為上半年3月以後,比特幣的走勢基本上和全球主要股票市場指數走勢同步了,如果這背後的因素是我說的,機構投資者參與引發的聯動。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從道瓊斯走勢來預測比特幣走勢?
道瓊斯指數目前看還是反彈走勢,雖然納斯達克已經新高了,雖然川建國先生不斷的申斥鮑威爾的無能,雖然美國已經無視疫情而大範圍的開工複產,但道瓊斯指數就是反彈。邏輯很簡單,疫情對於全球經濟的影響是顯著的,美國無法獨立於全球經濟體。而且目前看疫情反復也是情理之中的,下半年各國經濟活動還存在諸多的不確定性,更不好說川建國還要選舉,大型集會在所難免,疊加了有色人種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也許還會引發更大的衝突。所以從這個角度看,美國經濟不確定性非常高。
這也就是為什麼股神在虧損的情況下,也要把航空股清倉。如果選擇信巴菲特,還是信川普。我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因為超過70年的投資經驗,他經歷過的是川普無法理解的。
如果美國股市下半年下跌,對於數字貨幣市場來說,自然不是好事情了。
2、市場本質發生變化了嗎?之前關於減半牛的分析,我曾經撰寫了大量文章,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一個沒有基本面的市場,單靠圖表和數據模型,就可以把比特幣推高到20萬美元嗎?我覺得從2美元到2萬美元的時候,市場規模還很小,大家對於數字變化的認知還停留在蜜月階段,所以那個時候更多人是處於理想和信仰。而在2018年ico成功地把各個行業的騙子吸引過來,然後他們收割了一茬又一茬的比特幣信徒和各種期待發財的嫩韭菜。2019年以後,市場的韭菜越來越少了,有人說交易所比代幣都多,我看交易所快比韭菜多了。現在很多小規模的交易所根本沒有交易量,關於造假之說,很多報導,我就不贅述了。如果沒有本質的變化,憑什麼比特幣可以突破2017年的高點呢?難道說現在市場的資金比2018年更充足嗎?還是說外國的韭菜更瘋狂?
3、關於有些人認為的,比特幣將要替代法幣,和黃金,成為真正具有抗通脹能力的全球貨幣。我覺得這比較複雜,可能最初中本聰希望比特幣成為貨幣,但在目前看,至少美國SCE和CFTC把比特幣定義為可交易的虛擬金融資產。也就是他們把比特幣和黃金、原油、大宗商品算作一個類別了。而且就各國央行來說,我不認為有一個發達國家可以讓本國的貨幣發行權旁落吧。這是一個政府維持自身地位的基本權利,如果失去了,後果無法想像。所以我不認為數字貨幣在現階段可以通過和平方式替代法幣。如果他不是貨幣,作為避險的數字黃金存在,那麼他比黃金的優勢,最突出的可能就是2100萬枚上限了。但這個可能也是偽命題,因為bch,bsv,bcd…他們算是什麼呢?如果你可以無限繁殖,那麼這個優勢還在嗎?
4、市場自身不完善,隱憂未結。澳本聰一直說自己是中本聰,一直說bsv才是真正的比特幣,而btc並不是,他揚言要毀掉btc和bch,不管這能否實現,至少他對市場帶來的是分裂吧。如果這樣的話,市場能否安然進入牛市呢?比特大陸是市場中最大的一個中心化主體,他們開採了大量的比特幣和bch,但現在他們面臨公司內部的問題,是否也會對市場造成隱患?2018年分叉的恐懼應該在很多人心中,留下抹不去的陰影吧。而ETF一直就是比特幣最大的痛,沒有ETF,我們覺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順(有點水泊梁山宋江的感覺),但SEC又不傻,隨便給一個自己都不能掌控的市場批公募基金,出了問題誰背鍋?這些問題不解決,市場怎麼走牛呢?
5、更何況現在交易所大規模的推出衍生品,你看過這麼多的合約品種嗎?我已經眼花繚亂了,如果市場變成了一個大賭場,誰還有心思推動什麼發展創新啊。零和遊戲,最終只能是韭菜被不斷的收割,如果單邊市,你都拿著不賣,交易所賺誰的錢?

行了,再多說,三天三夜也聊不完。大家還是保持一顆平常心吧,行情如何走,都不是問題,關鍵是你自己可以把持住自己的欲望。不要人云亦云,不要成為別人的炮灰。

下半年的走勢,個人判斷,可能跟隨全球市場波動,在沒有基本面改善的情況下,下跌可能是大概率。而目前的位置,如果跌破cd連線,這個下跌的趨勢將確認。不跌破,還會維持震盪。當然,我們也不能確定,ab連線就一定不會被突破。但向上有更大的阻力,11000美元的趨勢線,還有日線需要解決的頂背離問題。市場往往會向阻力小的方向運行,但最終怎麼走,我們最好不要衝動。右側交易雖然失去先手,但我們老祖宗的後發制人,也許更適合當前市場。
希望所有的投資者,在動盪的市場中,保持清醒,理性應對。大家共渡難關,也希望數字貨幣市場未來能夠繁榮昌盛。

有人觉得我只是提示风险,很少提示机会。其实这个市场,盲目看多,缺乏风险意识是多数人的特性。如果我提示看多,不过是锦上添花;但提示风险,确是雪中送炭。
需要每日分析,请搜索微信号peter-tqbj,获取免费试用机会。